“400名大学生欠钱不还”背后:仍然在追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原标题:“400名大学生欠钱不还”背后:垮掉的“704校花”和仍在追债的校园贷

  来源:北青深一度

  记者/邓慧元 宋昕泽 赵冉 姚梦卿  编辑/李显峰 宋建华

“400名大学生欠钱不还”背后:仍然在追  ?“704校花”与大学生签订的合同规定兼职换购,如果兼职小时数不够,需按13元/小时的价格支付现金

  7月13日,收到法院传票和起诉状时,黄雄才知道自己被“704校花”平台告了。

  起诉状由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寄出,上面列明“支付借款本金2823元,支付违约金1654元,支付12个月的借款利息和管理费708元,合计金额5185元”。

  除了黄雄,自2017年末起,超过400名大学生先后被“704校花”起诉。这个数字目前还在增加,地域覆盖了北京、广州、贵阳、南昌等15座城市。

  该案主办法官黄支革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法院受理的这批“校园贷”纠纷案,从双方的借款合同看,这些大学生的贷款目的都是拿来购买高档手机。但在拿到手机后,这些大学生却不还钱,而且以“校园贷非法”为由赖账,拒绝应诉。

  涉案大学生对深一度(ID:bqshenyidu )记者的讲述,呈现出事件的另一面:“704校花”的放贷资质存疑,柳州银行的贷款没有直接打入学生的账户,在还款阶段学生需通过“704校花”来偿还银行贷款,导致贷款本息及兼职小时数计算混乱,由此产生的逾期费、暴力催债、公布学生个人信息等一系列连锁反应,均涉嫌违法。

  “这简直就是强盗逻辑。”一名涉案大学生如此说。

“400名大学生欠钱不还”背后:仍然在追?7月13日,黄雄收到的起诉书

  柳州银行放贷,“704校花”操办

  “704校花”是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手机应用,其宣传语为“一款为大学生量身打造的兼职换购神器”。

  所谓兼职换购,是学生通过“704校花”平台提供的劳务信息打工,来换购商品,不需要直接支付现金,只有当工作时数不足时,才需现金补足差额。

  2015年10月,黄雄和同学一起到桂林“704校花”活动现场,看到宣传单上的佳能700D相机,心动了。工作人员帮他算了一笔账,相机价格4700元,加上管理费共5405元,如果每个月用40个小时做兼职,一年就能抵消还款。

  在工作人员劝说下,黄雄签了合同。

  “签完合同后,他们还拿过来一份柳州银行的合同,要我签字盖手印。合同只有一份,没有给我,后面我再要时,就各种理由不给了。”黄雄说,之后他在10月25日拿到了相机,27日开始了第一份兼职打工。

  兼职信息开始时是在QQ群里发布,报名也在QQ群中完成。2016年6月之后,转到了“704校花”的手机应用上。

  “转到手机应用一两个月后,(就出现了)各种问题。上面核算的小时数从来没有对过。”黄雄说,他为此和“704校花”工作人员核对,每次都被告知会帮忙记下、联系后台,可几乎每次都会出现差错或并未更改。

  小时数是指学生通过兼职工作时间抵消欠款的还款计算方式。每10元欠款需要工作1小时偿还,欠款总额平均分配到12个月,每个月需要完成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若未完成,则需要以每小时13元的价格购买小时数偿还。如果逾期未归还,违约金以日息千分之五来计算。

  认为自己已经还清欠款的黄雄称,“704校花”没有如实记录,兼职小时数对不上,支付宝转账记录和平台记录不符。

  而7月13日黄雄接到的由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寄出的起诉书显示,他仍欠“支付借款本金2823元,支付违约金1654元,支付12个月的借款利息和管理费708元,合计金额5185元”。

  “去年3月23号前后,704校花打电话说我没有还清,我就说还清了。”而后,黄雄联系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南宁总部,却一直打不通电话。

  “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去查了银行征信,那时柳州银行回复说已经还清。直到今年7月13日接到法院传票,我才知道704手机应用上的欠款数字还在跳着”。

  黄雄说,他一定会应诉,“不应诉的话,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了。”

  “我身边没有之前新闻里说的故意不应诉的例子。”黄雄告诉深一度,他和参加“704校花”兼职换购的同学,此前都没有收到过法院的传票,故意不应诉的说法,他不知道从何而来。

  在名为“704校花是坑也填平它”的QQ维权群中,多名受害大学生表示,最初签约时并不清楚实际上是柳州银行放贷。

  在贵州理工大学读书的刘强不同,他签合同时知道是“704校花”和柳州银行的合作,也正是出于对银行的信任签订了合同。

  2016年,刘强即将上大学,希望通过兼职自己买一台笔记本电脑。了解到“704校花”能先给付商品,后期通过兼职还清欠款,他和同学一起去了花果园金融街的“704校花”贵阳办事点。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个项目是柳州银行的一项惠民政策。因为有银行,觉得比较正规,就放心签了合同”,刘强说,当时他签了两份合同,一份是柳州银行的,另一份是704校花的。两个月后,“704校花”工作人员到刘强寝室,以合同有问题为由拿走了合同。

  刘强换购的商品是一部价值3800元的华硕电脑,合同金额是5140元。根据刘强保留的还款记录,2016年4月5日到2016年11月9日,他通过支付宝向“704校花”还款7422元。随后,柳州银行北站支行要求还款3107.64元。刘强计算,自己总共还款达到了10400元。

“400名大学生欠钱不还”背后:仍然在追?2015年10月,柒零肆金融与柳州银行签署战略合作

  兼职活儿不够,还款核对混乱  

  除了签约时的含糊其辞,兼职还款过程也混乱不堪。

  首当其冲的,是僧多粥少。

  长沙的王树签约当天就加入了一个“长沙704校花兼职咨询3”的群,群里人数最多时达到1900人。

  “一开始,群管理员每天都发布几十条兼职信息,工作内容有服务员、快递打包、促销、发传单,等等,大家直接在群里报名即可”,王树估计每天群里提供的兼职岗位有500个左右,但还是远远不能满足1900人的需求。

  除了兼职供应数量与需求数量严重不平衡,南昌的大学生李杰遭遇到的则是“704校花”停止提供兼职。

  据李杰回忆,2016年6月开始,“704校花”不再在群内提供兼职。“改为在704应用上报名就可以,可到了9月份以后就必须自己按‘704校花’提供的信息联系用工单位。到11月后,干脆连兼职信息也不提供了。”

  李杰2016年4月签了预支3000元、通过兼职12个月还款的借款合同。合同约定李杰需每月兼职25个小时,没完成的工时需要按照30%支付违约金。根据李杰的还款记录,他总共归还了3600余元。

  2017年1月3日,“704校花”工作人员联系李杰,通知他在2016年的9、10、12月有逾期,逾期费用累计为1400元,理由是他5月的兼职在12月有重复充值。但李杰提供的还款记录截图表明,他在这几个月都还清了欠款。

  李杰后来才知道,“这个所谓的贷款,事实上是柳州银行贷给自己的,704没出一分钱,我们当时并不知晓。”

  李杰还发现,自己的还款并没有及时归还到柳州银行,自己归还所有金额之后,“704校花”只归还了1500元给柳州银行。

  在长沙上大学的田娇,遇到的还款问题如出一辙。

  据长沙晚报此前的报道,2016年1月份,田娇以4000多的价格置换了一部电脑,随后的几个月里,田娇都按时完成了兼职。唯独5月,田娇没能完成。但在6月,田娇按照标准汇去324.5元抵扣。8月田娇没做兼职,但在9月也汇款786.5元还清了两个月的账单。

  10月,田娇向“704校花”工作人员钟某确认过之前的账单已经结清。没想到,到了11月,田娇发现“704校花”应用突然登录不了。打电话咨询客服,得知自己5月份欠下的工时经过198天的逾期已经滚到了3988元。

  田娇认为“6月份已经付清了5月份的账单”,对方却表示“6月份的钱不能抵消5月份的账单,只能欠着,然后滚利息。”

  “这简直就是强盗逻辑。”田娇两年后对深一度记者如是说。

“400名大学生欠钱不还”背后:仍然在追?柳州银监局对刘婷等6名学生的信访回复函

  公司暴力追债,学生投诉难回应

  据深一度(ID:bqshenyidu )采访的多名涉事大学生反映,在拒绝赔偿“704校花”要求的高额违约金之后,他们被“704校花”暴力追债,形式包括电话恐吓、在学校教室和学校贴吧上散发欠债人照片、在受害人家门口喷漆辱骂、甚至把受害人照片挂上招嫖信息发布到网络上等。

  林婷曾被“704校花”用各种方式催债。

  在2016年9月,尚欠“704校花”500元的林婷接到催款电话,要求她归还本金利息共计4000余元。如果不还利息还会不断增高,并用银行贷款征信来威胁她。林婷的同学中有还了前几期600多元的,但很快又有人打来电话,说没有收到还款。电话催促林婷还款的人,每次说的偿还金额也不一样,林婷和同学们意识到,这就是骗人的,于是决定不再还款。

  对方威胁要来学校找林婷,声称自己黑白通吃。他们还将林婷的个人信息公布到了学校的贴吧,并把在其他欠款人家门口喷漆辱骂的照片以彩信的形式发给林婷,不堪其扰的林婷和同学选择报警。

  接警警方曾经表示,“704校花”很可能是一个空壳公司,涉嫌违规,以他们的利息来计算已属高利贷,是不合法的,让同学们先不要把钱打给对方,等有结果再说。

  之后林婷联系柳州银行,希望直接向银行还款,银行表示“704校花”相关业务全部要通过一个专门的业务咨询电话解决。林婷和同学连续打了十几天,始终无法接通。

  最后,林婷决定求助柳州银监局,银监局给了林婷柳州银行的一个电话号,林婷打通后对方表示,林婷不能直接给银行还钱,当被询问原因时,银行工作人员也说不上来。后来,林婷继续向银监会反映,并得到了银监会的答复。得到答复后的一个月左右,也就是2017年3、4月间,银行说林婷可以直接向银行还款。5月,银行方面表示林婷的贷款已经结清。

  然而,2018年初林婷又接到“704校花”的电话,对方表示,林婷结清的是与银行间的欠款,并没有还清与704校花的利息,需要再还3000多元。如果不还,就要找林婷当面聊一聊。

  “那就到公安局去聊,如果公安认为需要还钱,那就还,如果你们有违规的行为,公安局也可以当场把你们抓起来。”对方挂掉了电话,并且再也没有联系过林婷。

  同样被追债的大学生李杰说,他也曾向柳州警方报警,警方表示会记录下案情,之后并没有等到进一步的处理消息,“报警之后就像石沉大海一样”。

“400名大学生欠钱不还”背后:仍然在追?维权群中一名学生发布的被暴力催债的截图

  停贷的柒零肆,没有停的欠贷追索  

  事件发生后,北京市春林律师事务所庞九林律师在网络上公开表示,可以给大学生提供法律援助,并建议涉案学生积极应诉。

  广西君桂律师事务所耿东祥律师去年年底代理了广西柒零肆金融投资公司诉学生欠钱不还的案件,耿东祥透露,第一批被起诉的约有十几人,有几人通过电话或到法院进行调解。在他代理的案件中,目前没有出现学生偿还金额超过本金数倍的情况。

  庞九林表示,被起诉的大学生,如果认为对方存在欺诈行为,可以将情况向法官说明。如果学生还钱,而“704校花”没有将钱还给银行,造成征信不良记录,可联系柳州银行申请撤销。

  与紧锣密鼓通过起诉追偿大学生贷款形成对比的是,“704校花”现已全面停止放款。

  据新京报报道,柒零肆总部位于南宁市高新区产业园A座905室。7月5日,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家叫“连你”的互联网公司取代了柒零肆的位置。园区内,再找不到与柒零肆有关的印记。

  7月12日,深一度记者致电柒零肆金融法人潘建鹏,他回应称“觉得我们是骗子或者怎么样都可以随意去告,都没什么的”之后,随即挂断电话。

  7月5日,“704校花”APP还能在应用商店下载,但已不能正常使用,无法注册。到7月20日,这款应用已无法在应用商店搜索到。

  这家2015年推出“兼职换购”模式的金融公司,以7天不间断服务、与校园大学生零距离、增长学生物质阅历信用人生4大目标而取名,曾经一度风光无限,被多家风投、金融机构青睐,这其中就包括2015年10月与柳州银行签订战略合作。

  据新京报报道,7月7日柳州银行客服确认,该行确实曾与柒零肆合作,但合作已于2017年6月终止。

  7月11日,深一度记者致电柳州银行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进一步了解大学生不还贷的原因,但工作人员拒绝了采访。

  收到传票后的黄雄,开始马不停蹄地准备应诉。

  7月16日,他去法律援助中心咨询了律师,得到的答复是既然他贷柳州银行的钱还完了,那么“704校花”的钱就应该还完了,但他这种情况找证据很难。

  7月17日,黄雄打电话向柳州银行要还款结清单和合同,柳州银行回复将把合同及结清单发邮件给他,至今他仍未收到。